事实证明口语得练习。
为了花最少钱练习口语,我在一个提供情感陪聊的app上。找到一个一口pr音的主播,每周购买私聊
既练习口语,又排遣寂寞。
妹子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这会在东半球还有人花钱找不可能见面的西半球妹子聊骚。
其实是因为,比找外教一对一便宜多了。而且上哪儿找这么标准的pr音的外教去。

意大利的服装是不穿了,意大利的葡萄酒依然好喝啊

本来也不喜欢dg,终于可以大方说:太村了,东北二大爷审美。

搞到一瓶非常好的意大利干白,之前在因公宴席上喝到一次,是某个意大利来的客户带来的,非常好喝,口感脆爽,但是国内当时买不到,久久不能忘

现在好了,现在可以买到了

于是和朋友三人一起,吹了一瓶——没有替换的软木塞,没法放,只能开了喝完。

现在醉醺醺,想翩翩起舞,想引昂高歌。

想去抱小兔

不看书

今天被引见给了一个业内大牛

大牛其实和我方向不太一样,但是日后少不得有工作交接联系,所以还是得敷衍着互相认识——都已经互联网2.0时代了就不能简单一点,将联系保持在线上,邮件,钉钉,微信会议么?

我对碳基形态出现的人类,有那么一丢丢的恐惧。

但是大牛还是值得尊敬的,据说是一位一天只睡几个小时,作息超级规律,每天海量分析处理事物,阅读大量报告和数据。

总之就是绝对不可能读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二手过期信息的人。


我咬着手绢羡慕嫉妒了人家一下下,并没有立下发奋图强的心,反而回家心安理得地,看了一整晚的机场读物,快乐得不要不要的。

老板曾经和我聊过,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难道你要一辈子这...

所有打印废纸都是我的

在办公室里,我的手边,有一大叠不用的打印文件,因为我的一个习惯——随手抓一张a4纸,然后在大白纸上潦草地记录东西,摆算式

画结构图。

非常好用

然后每到一定时间,我就去碎纸,把细碎的思路和草图统统碎掉,只留下交割后的文件。

过去就是这样不断地被遗忘掉。

Distraction

同事问我如何在这种时候依然继续工作。
我说正因如此我才更需要工作
我要分心给可专心的事

碎碎念

最近对某个行业有了兴趣,一个非常新的行业,没告诉任何人,偷偷自己研究,没搞上fa。

所以只有不知真假的公开数据和假装客户做商业咨询旁敲侧击,然后,上门蹲点这种非常old School的方法可以使用。

基于对过往项目的了解,给自己包装了好几个不同类型的公司员工身份,谈了好几个项目的好几个运营经理了解情况。

感觉可以和老板提起,并请求老板去找联络了。

我觉得是有一些机会的,行业能至少跑出来两三家——基于地域和其他一些限制条件划分,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推成功,以及成功之后,最后的黄雀会不会早早等在蝉的前面。


碎碎念

半死不了活至今未实现盈利的企业都开始抱上社区团购了。
这么说吧,没戏。

最近对行业研究有点迷恋

偶然和老板谈起,最近对某个公司的一项业务起了兴趣,但是找到的切入人员聊不透。老板说:你真感兴趣的话,我认识那个公司的总监,一起聊?

我大喜过望,并且缩了。

我想问的玩意太涉及人家行业机密、都是核心数据,勾勒目标形象,太为难人。

还是回我本行业吧。

区块链都惨到搞币闲得出来写书了?

1 / 40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