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report到现在也没写,困成狗一样。

家里的妹子各种怀疑人生,各种后悔所学专业,各种不喜欢工科,大型吐槽现场。

各种想到我这行儿来。

殊不知我也不是想做这行的,我本来也很想做tech方面的。

主要就是不想搞人,想搞事情。

甚至在更远的时候,我觉得,我有可能是中国的丢勒,再不济,也是中国列维坦啊。

谁知道会色弱呢?

一步步走过来了,木有办法。

金融行业的光鲜亮丽,就是孔雀开出的屏,转过去一看,也是个屁股。

尤其是vc/pe,穿着最矜傲的外皮,内心是最急迫的渴望,对单位投入的回报要求最高,贪心足以吞下两头大象。

现在的小孩好像都很急躁,可能都中了张爱玲的蛊,出名要趁早。

加...

碎碎念

家里叮叮当当从早上吵闹到晚上无法聚精会神。

于是我跑到了附近的茶餐厅蹭网。

旁边过来三个女人,要拼桌,所以要占用我的单人桌,让我到另一桌儿去,我虽然愿意配合服务生,但是很不爽她们三个颐指气使且连声“谢谢”都没有。

而且三人特别特别特别吵。

被所有上司吐槽‘looks unprofessional’的附加就是,我还是很像学生,刚进社会的傻白甜,背着双肩小书包。当人不知道你能听懂他们的语言的时候,往往会说出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我经常在太兴吃早餐的时候, 听见金杜和元问的律师旁若无人的大型讨论案子。

三个女人大概都是楼上某基金管理公司的人事和vp助理。不是故意偷听,声音太...

碎碎念

干了件非常蠢的事儿。

小明星的存稿在window系统的笔记本里;

逆流的存稿在mac里;

然后昨天把mac的电源转接头搞丢了个配件,大概是L头转T头的接口转换器,mac一点电量都没有了。

我的存稿还在里面。

又及,苹果是一家靠售后和配件盈利的无良企业。

明天还得去买接头。也不知道能不能有。


社稷坛晚上鬼气森森的。随便拍,全是惊悚片效果

《逆流》·第十三章 身外之物

调查组很快排除了我和世勋的嫌疑,但复职手续还有一段时间才能批下来。和急着复工的我不一样,那小子夜夜笙歌的过起了普通富二代该有的日子,快活得一副不想再上班的样子。

快要入秋,本地早前家家有屯秋菜的传统,这几年物流发达年轻人少有愿意吃一冬天白菜土豆的,大家公共居住地都少,但住在大院里的老人却还保留着老习惯,宁愿堆在阳台楼道里。张艺兴被邻居老大妈拉着去帮忙搬了一车。四层的房子上上下下几十趟,当天晚上就起不来,鹿晗不好意思求人,半夜给好几个前同事发短信。吴世勋当夜在外玩儿疯了没看见,边伯贤去外地培训,只有黄子韬接了短信之后,打了辆车过去帮忙背张艺兴去了医院。

张艺兴没有医疗保险,入...

《逆流》·第十二章 两忘烟水里

“死了?”

“两年多了。”边伯贤耸耸肩回答:“登山意外。鹿哥让你找他也不奇怪。当时负责鹿哥安保的就是他,比较信任他吧。”

“鹿晗知道这事儿么?”

“没通知他。那时候他还和艺兴哥在外国求医呢,发回来的消息都不算乐观,没人拿这种噩耗去给他添堵。再说他俩本来关系也没那么亲近。”

“是很一般才对。”黄子韬说:“他俩在局里就打起来过。后来都给处分了。”

“还有这事儿?没看过记录啊?”

“局长护崽,就给贴了公告,没真给写档案里。”黄子韬说:“就是死在安全屋里的那个证人那事儿,那个负责保护的也是老郑那组。鹿哥那时候火大,意思说老郑这事儿里面关系大了。老郑脾气也暴,一点就着,俩人当局长面儿吵起来,...

参加前同事婚宴坐在一桌律师中间听大家吐槽sb甲方。
sb甲方听得很是心惊。以后再也不半夜发邮件了。我一定搞个定时发送功能,早上九点以后再发文件。

怕见生人。陌生人在身边会很别扭。于是今天给上司敲打一番。想想也是哦,哪有干这行,不社交的。逼自己出门玩吧。

《逆流》·第十一章 一个针头

“谢谢你。”

我刚一进门,就听见鹿晗如此说。我抬头挑眉看着他“谢什么?”

“谢谢你帮忙安排我的医保的事情。”鹿晗淡淡地说:“张艺兴和我说了,有劳你费心。”

“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我摆了摆手:“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帮我破案?”

鹿晗摇着轮椅进了屋子,矮几上摆着一盘洗好的葡萄,清洗得很细心,每一粒都被摘了下来洗过又整整齐齐地码好,张艺兴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细心的男生,但此时他不见踪影,像是知道我心中疑惑一样,鹿晗说:“他去买菜了,听说你来,买排骨招待。”

这几天我有时候会想,张艺兴说遇上鹿晗是他遇到过的最好的事情,反之,遇上张艺兴,大概也是鹿晗在不幸中的的大幸,两人安居一隅过着不甚宽裕但依然...

1 / 19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