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长夜·第二章 暴雨将至

       “所以,Tao——”边伯贤没有说完就垂下了眼睛。

       鹿晗捧着水杯靠在沙发背上:“我来前给他打过电话,他还在青岛。”

       “能来才是情分,不来是本分。”金钟大突然开口,几人于是都望了坐在一边的吴亦凡一眼。

       “可那个时候Tao和世勋很好啊。”边伯贤喃喃...

呼吸

碎碎念

感觉可以出系列

因为改合同和服务供应商来回过招几次。

其实本来我不是非要改,我对那种非实质性的内容没那么在意。结果供应商如临大敌一副:你怎么能动我的格式条款!实在激起我的斗志和胜负欲。

再加上今天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撕逼有益排解无聊。


【卤蛋包】Little Starlet 第五十五章 好人难当

         鹿晗正愁怎么处理女朋友的事儿——毕竟张艺兴可以长期地下但不能长期当小三,两难之间,女友突然单方面通知他分手,理由也选好了——性格不合。

         离婚一样。鹿晗腹诽,和狐朋狗友一起出去庆祝回归单身喝了个烂醉,也算好聚好散,当众宣布:老子以后再也不找学法的了,太能算!

         鹿晗旁敲侧击地...

碎碎念

其实养兔子以前,我也挺文艺高冷犯儿的。

每天读着博尔赫斯艾略特,看着剧,听着马勒。

现在天天给兔爷跪,没有尊严。

【卤蛋包】Little Starlet 第五十四章 无人之境

       张艺兴租的公寓不大,两室一厅,一个很大的开放式厨房,少有使用,冰箱里塞满了矿泉水,鹿晗住了两天,两人都是靠外卖活着。

       第一个清晨鹿晗发现张艺兴起得特别早,穿着衬衫打折扣领带多方视频,他悄无声息地关上书房门没有打扰,捂着嘴偷笑上身正装下身光腿的偷懒穿法,非常礼貌地没有偷听会议内容。之后张艺兴出去忙了半天,再回来就再没出去过,两人香巢初垒成,恨不得拧成一股牛皮糖,见天腻歪在一处。...


家里停电,我把冰垫让给何陶消暑,自己坐在电脑前改合同,又急又热,满头大汗。晚上决定吃俩冰淇淋犒劳一下自己。

无尽长夜·第一章 迟来的清晨

            鹿晗是当天最晚的一个到达的。


           初夏时节,束草的海滨,纬度稍高,太阳总是升得格外早。

           但今天的初阳没有如约在海上跃出。它被云遮住了。从早上开始,天气就不太好,闷热,早间的新闻...

一口一个

1 / 14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