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在互联网思维新消费创业独角兽项目西少爷的店里,有一面墙,写着几行大字,调侃:

“用小米手机,穿凡客T恤,上3W咖啡听创业讲座,肉夹馍只吃西少爷,在家看耶鲁大学公开课,知乎果壳关注无数,喜欢Kindle胜过iPad,手机里没游戏全是虎嗅橘子36kr。如果上述条件都符合,那你在北京应该住在六环外上班每天坐地铁。”

有幸没住过六环外,并在咬着菜夹馍看过这句后,至今没有下载虎嗅橘子36kr。

都8102年了,我们有什么?我们有微信公众号关联小程序呀!——每日推送,每早八点一氪,绝不迟到,按时推送!

对,以上是赠送36kr的广告。

都8102年了,还有人以为创业者是另一种生物有别于人类啊。...

内容之死

腾讯最近跌得非常好看,从4百多到2百多的一泻千里。
一两个大游戏支撑不起企鹅投行啊,说栽跟头就栽跟头。
与此同时,一个做内容的朋友,包装了一个IP开吧开吧卖了,其母向我妈炫耀。我没好意思戳破- -丫手里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平台被约谈犹豫想关了所以才急刹车调头搞孵化去了。
假期去了一个非常偏僻的乡下,和我妈在一个新修的温泉度假酒店窝着没动。那个地方缺乏开发到什么程度呢?不管怎么换位置,手机只有3G信号。加上实在怕掉水里,于是只能看实体书,一天一本的速度,整个假期,没有虎嗅,老虎,橘子和kr,归来两天,信息全补上,没有内容平台,其实日子也能过。
然后,看完了书,突然想到,正是内容项目的井喷爆发才导致了内容的...

今天,一个玩得很好的同事离职了。
其他人都知道了,最后通知的我—毕竟要从我这里过审核。
在此之前,一起喝咖啡,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发消息告别。
不能当面说分别的年代啊。
保留私人联系方式,过了一遍所有经手和对接项目,通知注销所有权限。以后不在同一行业了,难得见面,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到。
祝前程似锦。

兔的国庆节,和我回了老家,住了大房子,遛过公园,被我妈揍了一顿,报复咬了我妈一口,返程路上,尿我一腿。

我要去看霸王龙!

当你连续遇到大瓜,你有故事,但你不能说,甚至连发朋友圈吐槽都会被相关方看到。。。
当个吃瓜群众咋这么难呐。

Adagio Sostenuto

本来应该写乐评,但是,我把公众号的账号密码都忘了。

更惨的是,我自己没有关注过我的公众号,现在问题有点棘手。

最近,内容行业很惨。

其实搞内容一直很惨,无本之木都惨,伺候一群人,在钢索上游走。

很多内容从业小公司倒闭得倒闭(因为税),封门的封门(因为水)。

我还没买过内容相关的股票,b站这种平台类的也没买,虽然有朋友说,现在可以买b站了。但是我努力想了想,想不出它的变现模式。

还是一心一意等版权丰富的平台类上市公司,对,我说的就是qq音乐。

最近股票市场很差,差到天台位置都快不够了。

我因为从不加杠杆,虽然也亏,但远远没到山穷水尽。

加上失业的是不是最近有点儿多?消费好像也萧...

1 / 39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